首页 > 家谱源流
··· ? 家谱源流 ? ···

养马岛孙氏族谱前考

我养马岛孙氏一族,可考究其来龙去脉者惟能追溯至元末农民起义之时。

当是时,元朝政纪不纲,民不堪命。定远(安徽)人郭子兴与乡人孙德崖等起兵濠州(今亳州)。我孙氏乃德崖族人孙世之后。德崖气量狭隘,常与子兴龌龊。后与赵均用欲计谋杀子兴;并仇视同族诸人与己不和,故执同族多人加害之。是时太祖朱元璋在淮北,闻难驰归,救子兴并释孙氏诸人。明朝功臣孙兴祖亦孙氏族人,知德崖无德必败,故追随太祖碾转于淮南定远一带,孙世护卫左右,是时元至正十二年。遂南下滁州,屯驻和州(今和县)。

太祖与徐达决议从和州渡江,攻取太平(现称当涂),进占集庆(南京)。其后兴祖随大将胡深转战江浙。洪武三年(公元1371年)兴祖与徐达出塞战于三不刺川,壮烈战死。时年三十五岁。兴祖与孙世谱系不详。

元至正二十年(公元1361年)冬,孙世随杨璟於武汉经湖南抵广西。转战于广西及云南北部一带。因而有我孙氏於云南迁徙而来的传闻,事实上是南征义军征战南方的史实讹传,此类传说后来在中原地区甚盛行之。洪武二至三年(公元1370-1371)南征军调回山东聊城、兖州沿运河休整。孙世以贵州指挥使改任青州都司指挥使。洪武十四年卒,追封富春候(此候为明初数百小候之一)。

洪武四年改元朝兵制。开始建卫,至此南征军整编后分散至各卫所。孙氏部分族人调至宁海卫(即今之牟平)。我孙氏以军户落籍於宁海卫沿海一线。其中我族人居於宁海州城附近。祖茔选在城北王家疃东,如今公安局以东,正阳路北端坡顶一带。

孙世有子泰者,为我族直系远祖。何以知之?有衣冠冢在祖茔地北中轴线上,有石柱、石人、石马、石兽颇为壮观,以明朝规制应为三品以上官衔。至民国初年,我养马岛孙氏族长率众子孙前去祭祀,见碑石破碎,诸表旌器物皆翻倒,迹象古旧。认为此事颇有蹊跷,惧其引来祸端,遂莫敢言之。

据文化馆宋老师与姜格庄镇上庄村都姓老干部讲(此同志当时负责平坟复恳),一九五八年平坟复垦,发掘此墓。见棺中有盔甲、弓箭、长枪、宝剑诸物,却无尸骨。知乃一武将衣冠冢,但不知其为何朝何许人也。

又有牟平高陵下雨村迁居台湾者言,彼始祖孙茂,二世祖孙贤,于明成祖时期徙居下雨村,也奉祀城北祖茔。此言当时不知所云。

二零零六年与堂兄树溥读明嘉靖焦希程所着【宁海州志】始现端倪,【宁海州志】云:“孙茂,以百户累功升宁夏右屯卫指挥佥事;孙贤,茂之子,袭父指挥佥事,累功升指挥同知,署都指挥佥事,充延绥都指挥将军”。作者接着说:“余志宁海人物,由宋而来有不知其行实,而徒以其名者,盖其所俱者然耳。或曰不书与之何”?曰:“不书则贤者或遗,是故录。竢夫博古者进退之”。其话一语双关,让其后人勿忘其祖,也勿忘当初之世事变迁。(暗指“靖难事变”)

据以上史料推断我祖茔衣冠冢之主人乃孙泰是也。【明史】及【明实录】皆有其相关记载。【明史宋忠传】赞曰:“忠之守怀来也,都指挥余瑱、彭聚、孙泰与俱。及战,瑱被执,不屈死。泰中流矢,血被甲,裹创力斗,与聚俱没于阵”。【明实录】云“孙世,濠人,封富春候,有子三,泰死事”。孙泰死事当在建文元年七月。泰因“靖难事变”战死怀来,尸骨难还卫籍,故而建文帝表其忠勇筑其高冢晋其勋爵。

成祖於建文四年五月攻陷南京并登基,禁绝其表旌,夺其封赠,降其祭祀规制。故泰受建文朝祭祀仅短短一两年。

【明史】为清乾隆朝四年七月修成。给予建文帝正名,亦予建文死难朝臣正名当在此后。终明之世二百三十余年,孙氏后人已不知孙泰为谁,况且不相干系之外人!自孙泰死事到明史修成业已350年矣。细小史实尽失,更细致考证难矣。

终明之世除从成祖始到宣宗止祖孙三代,其后诸帝皆不把家国百姓放在心里。从心理上讲他们深知其政权的取得并不值得人们敬仰。因此其心理阴影始终伴随前后,朝廷其腐败与其精神状态始终不可分割,直至明亡。

我孙氏远祖孙泰则不然,为家国利益出发,镇边防变,虽战死尤荣。

孙泽。我养马岛孙氏之始祖。当生活於正统景泰之际。为孙贤之庶孙,居现牟平城西一带。很可能在“土木之变”中参与战事,积军功升为百户(不可能高于百户)。我族之五世祖孙瑞、裕、祥、惠、祯、泰六公能于万历六至七年间,迁徙到养马岛开垦草莱,当应托福于泽公之庇荫。为什么能如此说呢?据当时情势看,若先人并非乡绅,贫苦后人则寸步难行,更或况兄弟六人一同行动,得以创建孙家疃之雏形!就以养马岛论,这种情况是很普遍的,孙家疃并非特例。

365bet 外围外围足球365bet公元1579-1580这个年份,对养马岛人来说十分重要。万历三年(公元1576年),山东巡抚郑玉璧上奏朝廷要求允许开放海北诸岛,让失地无地百姓登岛开垦草莱,以使其安定立业。万历六年朝廷批复“准奏”。万历二十余年后,江浙巡抚许孚远始请求开发舟山至福建平潭、东山诸群岛。明制,从洪武年间开始,禁民出海,撤出海岛。为防止倭寇之故。自嘉靖三十六年倭患平绝,海路始通。【宁海州志】中载,连海乡有:“莒岛(养马岛之原名)、望(莒城)、东平(东西吕格庄)、杏林、戏山、沙子、官庄、马山、牟山”。是为原本乡区划地域。莒岛一条记载“在州北十一里。本莒岛社地??????。洪武年间以倭夷为患,因徙其民??????。岁久诸墓遂为人盗发??????”。由此可知嘉靖朝时,养马岛仍是一个无人居住之荒岛,“本莒岛社地”是指百姓未迁徙之前的状态,这是很明确直白的陈述。由以上不同历史时期的时间对碰,可以证明养马岛当时的空岛实况,并非我等任意杜撰。

按照明朝土地制度,象养马岛这样的荒岛土地,属于国有而非民田私有。我族乃军户,到万历朝,我族大部分人已经沦落到极其贫穷的下层,这是不言自明的事实。我始祖孙泽,仅为我养马岛孙氏争得如此生存的权利。

至清朝康熙六年下诏:改变,维持土地所有权,我养马岛人才有了土地私有的权限;当是时,是为我孙氏第七代到第八代祖当世之日。从我五代祖迁徙岛内至今已有437年。是有如下族谱,以此为前言志之。

孙树准、孙星烂于2016年春节撰

版权所有 ? 2016- 2019 养马岛孙氏宗谱

村委会电话:0535-4766001

联系人:孙星烂(孙氏十六世)13805355391

地址:烟台市牟平养马岛益寿路